鼎业荐书 | 重读《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

三月荐书——《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

时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刘鹤担任总报告执笔。 耗时三年的系统研究整理。 迄今为止,对世界经济危机研究专业、深入的书。汇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国家开发银行等单位学者研究精粹。研究成果已经在为中央决策服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者简介 

刘鹤,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党组成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1952年出生于北京。2003年3月至今,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分管宏观经济政策和经济发展方面工作。2011年3月起,兼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2001年至2003年,任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主管电子政务和国际合作。此前曾长期在国家计委工作,多次参与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的制定。经济学家论坛“中国经济50人论坛”的发起和主持人,也是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的兼职教授,博士生及博士后导师。在美国哈佛大学和Setonhall工商管理学院学习,并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获得MPA学位。

此书由陈志雄推荐,这是一本可能对当下中国及未来若干年影响深远的书。
本书书评:
《华尔街日报》报道,2013年5月,权威人士曾向来访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介绍身边一位“身材高大、有着学者风度的助手”:“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这篇报道让刘鹤以不同寻常的方式进入公众关注视野。而媒体广泛报道并关注跟踪跟踪刘鹤的经济理论,则始于2018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目前可以找到的刘鹤专注只有一本,就是2013年出版的《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本书主要对比了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和2008年经济危机的原因、历程、影响。

一、危机的原因
在阐述危机的原因上,刘鹤的观点很想明斯基的周期理论,简要概述如下:
危机路径图来源:豆瓣 孟龙傅
这样的经济脉络其实就是明斯基针对金融危机的推演,本质上可能是技术进步和动物精神的叠加,这是人类经济历史的规律,可能我们谁也没有办法避免。逻辑应该是:技术进步导致生产力突然大力提升,需求短时间内被大量刺激,尤其是新需求,诚如iPhone被发明之前是不存在这种需求的。技术进步往往同步伴随着金融业的进步,金融业的进步可能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金融手段复杂化,例如可以实现更大规模的期现错配,例如未来的现金流可以现在折现,本质是资产负债表的扩大化,造成人们倾向于透支消费(本身又会刺激经济,让一起看起来都是正确的选择);另一方面就是金融衍生工具的复杂化,看似一切都可以对冲,而且将资产价格与其资产的实质风险通过金融工具的包装,被割裂了,我们再也看不到其风险实质,在乐观情绪下,或者说在既有收益率下人们会低估资产所蕴含的风险。 
二、未来如何预防危机
通过上述的整理可以看到,刘鹤在面对危机的核心观点就是,在经济政策制定中要添加“逆周期因子”,金融周期的本质原因是现行的市场经济包括人们的动物精神都是顺周期行为,一定要实现宏观审慎才能降低经济危机发生的概率。
并且刘鹤还有一个论点,就是金融危机本质是一种错配,于个体国家是贫富收入差距的扩大,于全球是国家经济实力和资源分布、政治地位的错配,错配导致了原有经济模式发展的瓶颈,那么解决危机本质上也是解决错配。那么每次危机之后都会形成一次新秩序,作为中国经济的顶层设计者,那么在未来经济发展项下中国在新秩序中的位置就变得非常微妙。
三、危机是否过去
最后再想总结这个问题,对比与大萧条时代,08年危机由于经济体系和经济理论的发达,由于国家实施经济政策的多样化,看似短时间内通过货币政策手段解决了经济危机。但是刘鹤对于经济危机已经结束持怀疑态度,因为大萧条最后的解决其实是二战,解决了当前的错配问题。而现在贫富差距之间错配和国家之间的错配是否解决?可能没有表象经济数据显现的那么乐观。并且现代金融已经透支的消费,是否我们可以通过新的技术进步所刺激出的需求填补,也没有明确的信息反映出来。
因此对于08年的金融危机是否真的实现了触底,在刘鹤看来未有定论,不排除货币政策托底下的金融危机有二次触底的风险。
四、政策思考与方案
基于这一系列的研究,刘鹤总结出三点政策思考:第一,树立底线思维方法,对危机可能出现的最坏场景做出预案。第二,把握中国战略机遇期内涵的重大变化,谋求中国利益和全球利益的最大交集。第三,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抓好重大课题的务实超前研究。
这几点看似简单至极的政策建议,却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过去和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取向。首先,中国把防范系统性金融危机作为经济和金融政策的底线,第二,中国强调和而不同,但把互利互惠作为国际合作基础,第三,中国不轻易卷入任何一次国际争端,把重点放在自身的稳健发展上。
五、中国经济的顶层设计
2018年1月25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领队出席2018冬季达沃斯论坛并发表题为《阐述中国经济的顶层设计》的演讲,向世界阐述中国未来几年经济政策的顶层设计的关键就是要实施好“一个总要求”、“一条主线”和“三大攻坚战”。 “一个总要求”就是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一条主线”,就是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三大攻坚战”,就是中国决定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按照“木桶原理”,“三大攻坚战”就是补齐我们发展中的三个最突出的短板,从而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六、十字路口的选择
刘鹤在2018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上指出,“在人类发展的长期历史进程中,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历史或以不同的方式重演,或把我们带到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在这种情况面前,慎重、理性和正确的选择十分关键。”
回顾《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2013年出版以来,我们先后经历了一带一路战略、亚投行、命运共同体、中国梦、供给侧改革、去杠杆、新一轮国企改革、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新一轮政府部门改革、以强大执行力推进的三大攻坚战、新一轮金融业对外开放、新一轮资本市场制度改革、推动大国重器为代表新经济产业升级,努力创造条件吸纳全世界的优秀人才、资本和企业。
当今的世界有多重风险,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例如当下美国来势汹汹的贸易战,境外主要市场经历十年慢牛后可能面临的调整,2018年以来中国周边若干国家地区的政局动荡,以及已经常态化的环岛航行等等。
我们依然愿意保持谨慎的乐观。对于当下复杂的外部环境,对于可能的外部市场冲击,对于可能出现比贸易战更坏的情况,我们更愿意相信中国的智慧、决心和执行力。如刘鹤所言的,树立底线思维方法,对危机可能出现的最坏场景做出预案。

我们更愿意相信,祖国能够抓住这个战略机遇期顺利跨越中等陷阱,成为更加富裕强大美丽的国家。因为,她是我们国人承载家庭、事业、梦想和幸福的唯一母体。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